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:组件海外出货今年或达3.5GW,对硅片技术保持中立
2019-09-11 10:16:59
能源一号

9月10日下午,在浙江温州召开的“国际工业与能源物联网创新发展大会”间隙,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接受媒体专访时就公司的海外业务、国内地面、户用市场、国企及民企能源发展定位、硅片技术看法等诸多方面,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与回应。

他表示,今年正泰新能源的海外市场、国内户用等业务领域等发展势头不错。预计公司全年的海外组件出货量为3.5GW左右,户用的新增装机量或达900MW。

就硅片领域,他也提到,“作为使用硅片产品的组件厂商,只要硅片的效率足够、品质突出,正泰就会选择。”

全年海外组件出货或为3.5GW

今年以来,正泰新能源的组件产品持续在全球各地告捷。陆川对能源一号说,预计前三季度,公司海外组件出货为1.8GW左右。

“从最近每月数据看,与今年二季度的势头差不多。”2018年,正泰新能源的海外出货约3.1GW,今年将增加400MW左右至3.5GW。而正泰于国内外组件的总出货量,预计为4GW。

户用市场,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新增并网量约350MW左右,“我们基本会发货至9月10日。那么,预计正泰今年的新增国内户用出货量为900兆瓦左右。”

明年市场走向如何?还要看能源局的政策走向。他判断,第一,户用的总额可能还会下降。第二,组件的出货量也要控制。“国内户用的安装量通常都要比预期快不少,这也说明激励机制对安装量的影响是相当直接的。”

“我们期望,明年的户用激励政策能有更好的分配。另外,政策的推出时间也显得很关键:因为整个户用市场都是大家卯足劲在前期进行大量项目的安装。如果新政于今年第四季度推的话,预计明年5月,国内就全部装完了。有关部门是否可以在明年一季度公布户用新政呢?这样来看,至少在安装上可以持续半年时间。”

就目前正泰新能源的产业链战略,陆川表示,企业策略基本为“电池+组件”的形式,且电池产能及产量略小于组件。这种产业链结构,让企业的实际供货需求较饱满,产能可开到100%的状态。企业的海内外客户结构较好,它们的最终需求就是买组件,所以正泰保持现有的产业链战略没什么问题。

如果单纯做电池,一个问题在于:你的客户不是最终客户;电池业务会被硅片、组件等两边夹在中间。

事实上,硅片产业已比较集中,几家大公司的市场份额达70%,而电池片的产能还较分散。因为大部分的一体化公司,自己既有电池片又做组件。前段时间,电池片比较紧俏,产能不足,当然很好。但现在的态势是,电池肯定不会不够,硅片反而紧张起来了。一旦组件市场不像预期来得那么快时,电池片环节就会显现出波动。

陆川表示,从过去历史看,规模较大的新能源企业总会有一些周期性波动。“我们的想法是:第一,保证自己出货量在前十水准之上。第二,正泰自产的组件和电池产能,可能占出货量的70~80%,其余部分靠外购来实现。第三,正泰会继续有节奏的扩产,主要让销售端保持一个增量。”

谨慎对待全新未验证的技术

关于技术方向,陆川回应道,“我们在电池及组件的产能发展、扩张上,会选择大家基本认可的技术再投资。谨慎选择一些GW级、还没有被市场验证过的全新技术。原因在于,我们是以外销组件为主的公司,客户最终要拿到银行的融资。而银行方面也都会请技术顾问,这些顾问对产品有着较高的要求。”

陆川解释,组件厂商需要提供给银行一个已得到实证的研究数据。所以,这也是为什么双面PERC和单晶PERC其实在国外推广的速度远弱于中国。有的运用新技术的组件,在中国领跑者项目上就能用上。但在国外客户和国外银行那边,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让对方接受。

所以,正泰会谨慎对待一些激进且特别新的技术,“因为你弄出来了,银行也不一定认可。而从设备投资的回收期来看,如果我们上马一个组件或者电池线的话,内部测算下来的回收期是3年。而从今天看未来三年,技术可能又会换。也就是说,你在新的技术产品上,想要大量盈利的难度非常大。规模庞大的企业,肯定要做固定资产投资。每年投很多,资本市场融资也将融很多钱,但分红又很少,因为它没有钱,都拿去滚动投资了。所以,从这个角度讲,既然下游做得比较有特色,上游就要保持适当的规模,保持正泰在组件出货第一梯队中。然后,再上的组件及电池产能,也是被验证过的技术。三年滚动发展后,我们可把三年前的设备进行淘汰。这样走下来,产能会保持均衡。”

陆川指出,技术投入上,其实现在市场上的量产组件效率,公司都能做到。无非是没有专门宣传自己的实验室可以做到多少的效率。因为公司最终还是靠光伏组件这样大宗商品来推动销售的,“你需要用量产数据来说服客户。”

他也表示,未来一些小企业会出现转型。“目前来看,部分小企业会为大公司做代工,其自主品牌的销售能力还是很有限。所以,小组件企业的最大问题还是看国内市场的需求。因为国际上,组件需求基本稳定,国内市场到底有多少量可以拉起来?明年政策下发后,给这个市场又是多少时间,节奏上有多少的连续性?如果当中断档了,小型代工厂的产量会先降下来。我们会调整自有的组件产能。结果就是二、三线的代工厂,会面临较大问题。如果他只做组件还相对好一些,因为组件的固定资产投资较小,它哪怕停掉(产线),折旧和亏损都较少。但电池厂是停不下来的,一旦停下来损失非常大。”

就各方都在推出的新硅片技术,陆川说:作为硅片的用户,只要它在产线上是通用的,其实正泰都没有特别的偏好。“现在有166型的,也有鑫单晶,甚至还有其他的技术路线。但只要是好的效率,我们就可以用。所以我们是持中立观点的。在硅片大型化之后,我们认为,多晶也是有优势的,因为它是铸锭出来的,想要切多大的方片都可以切。但单晶是有倒角的,它在物理面积上也有些吃亏。”

就在昨日,正泰新能源宣布向隆基股份采购18.22亿(预估价)的硅片长单,为保障未来三年的硅片需求而做准备。对此,作为陆川也首次公开谈到这一合作的背景及意义。

陆川说,“这个长单,与当年的那些不太一样。第一,当年的(硅片)长单预付款比例很高,我们的这一长单预付款比例较低。第二,以前的长单定价机制几乎定死,现在的硅片采购价则是按市场化走,每月都会公布。所以我们的这一合作,约束力相对松散。但与对方签订这样的长单,可以规避硅片紧张的问题。毕竟现在电池片的产能很大,未来也可能继续增强对硅片的需求。”

他解释,双方合作之后,正泰不仅可优先拿到硅片,同时也可以在硅片的市场价基础上拥有折扣,对公司的成本、供货保证等方面都会有好处。

硅片端,由于产能集中在几个大公司手里,它们通常也会做这种大客户的长单安排,也就意味着商业模式的选择较少。

另一方面,正泰所定的硅片采购量,约占公司电池片产能的30%左右,对企业的业务灵活性没有太大的影响。“我觉得,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商业安排。”

地面电站:走向轻资产

除去户用和海外市场之外,国内地面电站项目也是正泰新能源的一大业务领域。

就正泰新能源会出售部分地面电站的这一话题,陆川指出,“首先,我要确认的是,企业的边界条件是什么?在总资产规模不去做大量(资本市场)定增的情况下,它会有一个极限:如每年盈利多少。其次,要看企业的融资水平,再进行乘数倍的放大。正泰新能源的固定资产投资能力在50亿的规模。如果想要做更多的项目,且固定资产投资也要匹配负债表的话,就要卖掉一些电站。”

他认为,电站出售,让资产实现滚动属正常现象。“做电站的目标无非两点,让企业有回报,且现金流保持得更好。不停地提高现金流,可平衡一部分因国补拖欠带来的问题。电站板块的现金流表现只要是正的就可以了,这是一个好的业务模式。”

他也认为,中长期而言,国有资产持有地面电站的优势更突出,正泰新能源也找准了新的定位。

“未来,地面电站收益会越来越低,国有资产因融资成本低,所以拿这样的资产会在效率和投资能力上更具优势。而正泰则可凭借更好的资质,联合国有企业共同开发项目,且提供工程、总包、运维等一揽子的服务。”以后,正泰新能源就会从原来一个资产偏重的公司变得更加轻巧,在联合开发、建设及运维上的份额上逐步提高。

生成分享图片
相关推荐
0